2016年12月14日

微软发布首款翻译软件Translator live

微软宣布了一款新的翻译应用 Translator live,用户可以使用智能手机进行多语言对话,微软翻译将会提供实时翻译服务。微软表示这是全球首款实时互动翻译类软件,最多允许100人的群组交流,而完全不用担心语言不通的障碍。

微软的这项新服务不仅适用于一对一会话,同样适用于多语言对话场景,例如一人讲英语,另一人讲西班牙语,第三人讲汉语。微软方面表示,该项功能对于导游、出租车司机以及酒店来说非常适用,因为他们需要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

用户可以通过微软翻译 app 使用该项服务,除此之外,微软方面提供一个专门的网站用于此项服务。用户登陆之后,可以选择语言并开始新的会话,之后会生成会话代码及二维码,其他用户可以扫描二维码进入会话,然后设置他们自己的语言。

会话过程中具体操作与对讲机类似,用户按键开始讲话,几秒钟之后,讲话者之前选择的语言翻译版本会在用户所用设备上弹出。微软方面表示,有些语言可以进行语音翻译,但目前并未指明是哪几种语言。

微软翻译产品策略总监 Olivier Fontana 在其博客中表示:"目前,微软正在努力提高翻译服务能力,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打破语言障碍。 现在的翻译质量是完美的吗?设置实现完全无缝化了吗?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但是一旦做成这件事,就能为用户提供一种通用的翻译服务,多名用户可以使用多语言进行实时交谈。"

多年来,微软一直将打破沟通障碍放在工作首位,最近,该公司也在这一方面表现出了强劲的发展势头。去年,微软将实时翻译工具直接应用于 Skype,推出 Skype Translator。今年春天,微软又推出微软翻译更新版,用户可以下载整个语言库进行离线翻译。

微软将上述举措描述为机器学习的一种形式—"深层神经网络",与此同时,微软已经使用翻译文本来训练算法,查看单词和短语在不同语言的不同表达方式,从而提高会话交谈等文本的实时翻译能力。

Google 与 Improbable 合作,要在 VR 中重建现实世界

日前, Google 宣布与英国一家初创企业 Improbable 合作,要构建复杂的虚拟世界,这说明 Google 布局 AI 的触角深入到 VR 游戏领域。




Improbable 由两个剑桥毕业生创立,获得了知名投资机构 a16z 2000万美元投资,它提供了一种建立虚拟世界的新方法,不仅仅是沉浸式游戏,第二人生或魔兽世界,而是广泛的数字模拟真实城市、经济和生态系统。 这个想法是,这些虚拟世界实际上可以跨越无限的计算机网络,以整体方式运行,以便它们可以扩展到前所未有的大小并达到新的复杂程度。




Improbable 的 SpatialOS 可用于构建虚拟世界的云计算服务,可用于桌面计算机和 Oculus Rift这样的VR平台。 这项服务在Google Cloud Platform上运行,两家公司刚刚开放了一个SpatialOS alpha程序,让编程人员对自己的虚拟世界进行原型和测试。 当测试版在明年第一季度推出时,一个独立的程序将为编码人员提供Google云端的免费时间,因为他们构筑了这些虚拟世界,在互联网上发布。




在一个层面上,这种合作伙伴关系允许Google在竞争对手(如 AWS 和微软 Azure)上推广其云服务。 在提供支持Pokemon Go的云基础设施时,Google已经看到了虚拟和增强现实的需求,如今,与Improbable合作后,它希望进一步推进这个新兴市场。 但这种伙伴关系也指向更大的道路:未来的AI。




随着开发人员构建更复杂的虚拟世界,这为AI研究人员提供了更好的培训下一代人工智能的方法。 游戏长久以来为AI提供了一个试验场,但是SpatialOS可以帮助扩展这个试验场,不仅为AI代理学习第二人生的继任者,而且可以导航真正的城市街道,甚至追踪传染病的路径。




如果AI代理逐步放开现实世界的虚拟模拟,听起来像吉布森科幻小说,思考一下Universe,一个AI训练场最近刚由OpenAI发布,由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和Y Combinator总裁萨姆·奥特曼构建框架。 Universe是一个软件平台,研究人员可以训练AI代理使用任何应用程序,从游戏到网络浏览器,到蛋白质折叠模拟——任何人类可以在计算机上做的事情。 理论上,你可以训练代理操控任何使用Improbable构建的加强虚拟世界。




这开启了人工智能研究的几个前沿。 游戏设计师Dean Hall(Day Z的创始人)和Henrique Olifiers(Bossa Studios的CEO,World Adrift的制作人)说,Improbable允许大规模多人游戏实现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和规模。 为了了解自动汽车的影响,一家名为"Immense Simulations"的英国初创公司正在使用该服务来建模整个城市。"我们可以覆盖很大的地理区域,"CEO Robin North说,"但同时仍然保持高水平的细节呈现"。




最后,这样的模拟也可以为这些自动车提供训练场。 据Craig Quiter,Otto的一名工程师说,Uber拥有的robo车辆公司正在培训AI代理商侠盗猎车手,作为更先进的自动驾驶汽车的垫脚石。 交换侠盗猎车手模拟曼彻斯特市,你更接近这个目标。




Improbable CEO Herman Narula强调,他今天的服务主要是通过建立游戏的方式。 但他同样也认为这是通往AI更好的发展的一条路径,暗示他的公司已经与其他人一起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如果一千个虚拟世界形成,那么一千个AI也可以。

Airmule想借旅行箱让人人成为国际快递员

2015年中国跨境网购交易规模接近1万亿元,由海外发货的订单往往选用5-14天送达的国际快递,物流慢的问题难以解决。

而寻找专人乘客机将包裹带到目的地的方式,则可以将送达时间缩短至1-3天,事实上,诸如UPS和DHL等国际快递公司皆有此业务,称之为"Hand Carry Service"或"On Board Courier"(中文为"专差快件"),较大的服务商年营业额在5-6亿美元。

Airmule则希望以共享经济平台的方式,匹配供需双方。由寄件人发布任务,接受任务并且审核通过的人即可成为这次任务的"邮差",把包裹带到目的地。

据该公司创始人Sean Yang了解,做美国至中国业务的转运/快递公司年营收有11亿美元,Airmule以这些公司作为接单渠道,从贵重、紧急件做起,并在机场边上建设小型仓库,使邮差到库取货、完成最先一公里;最后一公里则由Airmule接到包裹后通过国内快递完成。

运营4个月后,平台已经有3000个"邮差",约300美金/箱的客单价,每周可以完成30-50箱交易,毛利50%。

Airmule切入中美线路国际快递的子集,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且Uber、滴滴已经证明此类共享经济平台很容易走向职业化,Airmule的目标市场其实很大程度取决于存量市场有多少On Board Courier。此外,其也面临与同类竞品Grabr(共享代购、交付)和传统专差快件的竞争。

Sean Yang未来打算扩充全球市场和次日达服务,提升利润空间和目标市场范围,以此把业务做大。目前其团队已有7人,Sean Yang有超过10年国际快递物流经验,曾在美国陆军负责物流、后勤,担任过eBay洛杉矶地区Vendor Embassater,也曾经营跨境电商。

该公司于2015年11月开始启动,曾获得50万美元天使投资。

安装MPlayerX新版附加流氓软件,mac用户慎用

以前 MPlayerX 直接打开 dmg 安装包之后,将 MPlayerX 拖到应用程序目录即可,而现在 MPlayerX 却需要双击安装。而且在打开 DMG 之后显示 MPlayerX 的界面并提示双击安装,双击安装文件之后,依然是 MPlayerX 的界面,提示欢迎使用 MPlayerX 并接受许可。但是当你点击"继续"之后的界面却完全不同,出现的是 MacKeeper 和 ZipCloud 的安装许可,请注意这里一定要点击"跳过",只有最后一个才是 MPlayerX,否则你的电脑中将会莫名其妙的多两个应用。而这恰恰是用户最容易忽视的地方,因为我们一般都说要官网下载应用,而且用户认为官网是最安全的,但是 MPlayerX 用事实证明官网也不安全,对于用这种方式推广的安全软件和云备份软件,你敢使用吗。

王自如公司搬家裁员

王自如需要反过来思考一个问题,他为什么需要澄清,为什么需要辟谣,而在以前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做,以前人们只会看好王自如,不会看衰王自如,而现在小甜甜成了牛夫人。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用户对王自如的信心已经下降,王自如的在用户消费群体中的行业地位和影响力在下降。

一方面,王自如从评测做起,积攒了人气,成立 Zealer,当王自如成为 CEO 整天跑规划、跑节目、拉融资、退出评测的时候,并没有培养起一个能够替代王自如,撑起 Zealer 的人。而李侃、法师、胖子相继离职也让初期的追随者伤感,并且没有建立起有深度的评测。

另一方面,王自如以前之所以被看好,是他在积极的做一些被看好的事情,而现在王子如和 Zealer 消耗的是以前的口碑,而并没有建立起新的口碑,花的是信用卡,但还没有建立起新的信用, Zealer 和王自如都在透支。从养家的角度来说,没有问题,但离王自如心中所说的理想还有很远。

而这些信用和口碑才是他继续拉拢投资的谈资和故事,但是现在这些故事和谈资的吸引力在下降。

第三,在评测上,追求快和短,快餐式的评测,这没有问题,但要注重质。而 Zealer 现在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个导流量的入口,厂商看中的是 Zealer 的粉丝群体和流量效果,Zealer 看中的是广告营收,但这些的质量的内容也会导致粉丝的离开。没有内容就没有聚集,更多的低质量内容只会加速信用的消耗。

另外一些人比如新车评的颜宇鹏为什么能够持续在行业内持续有影响力,因为他一直在行业一线,从未退出编辑、主持、评测的角色,并且不忘初心,王自如的名声虽然还在这个圈子里,但王自如已经不再这个圈子里。

Zealer 在行业内的地位是因为王自如建立起来,而因为王自如的退居幕后而跌落。虽然王自如说,视频播放量依然是行业第一,但这种第一的分量却在减少,王自如能够提供给投资者和用户的信心和故事在减少。

在透支的同时需要建立新的口碑,有没有认真,有没有用心,有没有对评测有一份敬畏之心,用户是能看得到的。

POS机能隔着车窗盗刷你的ETC卡

这让很多人担心,是不是随便拿个 POS 机就可以到大街上刷钱,也让用户对自己的资金安全表示出了担心,并提示用户停车的时候,把你的 ETC 卡拔下来放在手套箱里。

但是这或许太过于担心了。

第一,闪付这是 ETC 卡的特点,所以你才能过高速的时候不用停车缴费,而大多数 ETC 卡都和银联信用卡或者储蓄卡绑定,才实现了缴费,所以这本质上因为 ETC 和银联卡绑定的闪付功能。

第二,直接通过闪付卡(包括视频中关联银行卡的 ETC 卡)划走你的钱只有那些免签免密的支付才有效,而那些需要密码和签名的账单则无效。

而免签免密的 POS 机银联只发放给那些经过认证的大型商户,不会发送给小商户,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使用 Apple Pay 在麦当劳、星巴克、肯德基等地消费不需要输入密码、签字,而在一些超市、饭馆使用 Apple Pay 的时候却需要输入密码签字。这是因为银联给麦当劳、星巴克、肯德基这些经过认证的用户提供了300以下免签免密的特权。而其他用户没有,所以不是随便拿到 POS 机就能在马路上隔着车窗对着 ETC 收钱。

而从视频中来看,商户名是「中国石化广东云浮石油分公司」,所以这很有可能是用户加完油之后,中石化加油员直接使用 POS 机刷车主的 ETC 卡来缴费。

而一般不用担心有人拿着 POS 机在大街上扫钱,因为他们的 POS 机没有免签免密的功能。

总结:

第一,在用户端,小额免签免密可以关闭,不影响 ETC ;

第二,在商户端,小额免签免密有非常严格的审核,仅对大型商户开通,并且有据可循;

第三,这种 ETC 使用场景仅对绑定银联卡的 ETC 卡有效。

所以这种盗刷几率是非常小的。

苹果黑科技引爆的一家印刷厂,厉害到让你惊讶的「雅昌」


知乎一篇「苹果黑科技」的介绍引起了巨大讨论,对于苹果黑科技,有人充满了怀疑。但只能说,在我们未知的领域我们对这个世界还了解的太少。

不是所有超越了我们认知的都是假的,有时候怀疑是一种精神,而有时候怀疑是一种无知和无畏的表现,只有调查过的怀疑才是有价值的,有时候我们应该怀疑的是我们对世界了解的太少。